人生的漂浮 | 家庭 | 布丁姐姐

漂浮


記得國中時候我在媽媽開的髮廊工作,每天穿著白色的襯衫、及膝的黃色圍裙、簡單的黑色工作褲,站在電動門口,手拿桃紅色毛巾,為進門的客人用力地喊上一句:『歡迎光臨』!


『小姐今天要做什麼服務?』

『要喝咖啡還是茶?』

『坐著洗還是躺著洗您比較習慣?』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那時的我不到18歲,洗一顆頭媽媽給我35零用錢;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20歲那年,我組了一個樂團,擔任主唱;那時候,我的夢想已經從「成為髮型設計師」演變成「歌手」;參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賽,學校的、唱片公司舉辦的,也得到蠻好的名次,當時簽進華納唱片子公司,以為能快速往上爬,唱歌給很多人聽;沒想到在這等待的日子裡,展開了我的漂浮生活。


如果你漂浮的地方不是死海,那毫無疑問地肯定得多比別人放鬆更多的地方我放鬆我的經濟壓力放鬆我的思考放鬆我看見信用卡帳單時的緊張肌肉放鬆所能放鬆的一好能漂浮在懷抱明星夢的人都想要恣意徜徉的演藝圈。


那時我在大烘爐火鍋城、拿波里披薩店、東區IR餐廳等,賺少許的零用錢中間還穿插在 (FNAC)法雅克書店每天拆CD給客人聽假裝自己還是工讀生和當時的男朋友在士林夜市擺地攤賣手飾KK彭偉華開的士林冰麒麟店當店長每天挖冰淇淋賣給經過都會叢林想吃冰的人一路從充滿火鍋高湯、燒烤...等,味道的走道中推著客人吃剩的碗盤再殺進源自義大利文Napoli 拿坡里披薩店從學炸物開始炸雞、薯條、小雞腿洗菜做生菜沙拉麵粉發酵做餅皮店長規定要讓客人吃到置身義大利藝術品的圓形披薩中,每到打烊的時候我會親自做上一個〝雙倍起司〞的大披薩給爸爸當宵夜

那時的我,一直沒忘記夢想著在舞台上唱歌接受萬人掌聲的自己,直到我打翻一整個托盤上的咖啡果汁杯。那足足有15個以上的高級杯子;我不停的道歉再道歉,當時年幼的我,產生無數的壓力,於是我漂浮在洗碗、擦碗、擦碗、洗碗的生活裡。


當我雙手被油漬沾污、鞋子被洗廁所的清潔劑用得藍藍的、左手臂因為練習端托盤而無力提重物、領薪水時還得賠上在餐廳打破的杯子錢;我在擦拭廁所鏡面時,也一面擦拭自己的眼淚,也同時擦拭著心裡最深的那個夢


『小姐為您重複一次您點的餐點⋯』

『您的主食是鮮蝦茴香義大利面、前菜是凱薩沙拉加酥皮蘑菇濃湯、甜點藍莓派和飲料漂浮冰咖啡...

『廁所有點髒嗎...

『好的...馬上幫您處理...


早上我是服務生下班後馬上換裝回公司錄音練唱,前前後後,讓我的心上上下下,舉棋不定,也讓我的夢想慢慢地變成漂浮在可樂上的氣泡。


當我以「布丁姊姊」的名字在舞台上唱唱跳跳,朋友總是安慰我「這也算是歌手的一種啊」布丁姐姐前兩年,經由朋友介紹,我兼差中國信託當晶片卡轉換專員和台新銀行的業務員,雖然不算正式投入銀行工作,卻接觸了我一輩子不可能接觸的銀行業。


『中國信託您好...敝姓陳...很榮幸為您服務』

『台新是您的智慧好夥伴...請問有缺錢嗎?』


在那裡,我重新認識自己,了解自己,那個原本不會說話但其實很愛說話的自己;在這些身分的轉變下,當時我意外地得到了〝世界那麼大〞外景主持的機會和舞台。


當我漂浮在以色列的死海上時,死海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容易漂浮,就算所有的人要我放鬆我也放鬆不了,漂浮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意指輕鬆的姿態;但要開心地漂浮在水以外的地方,不是那麼容易;我曾在我的生活裡工作裡漂浮著,不知道我要去哪裡,看似有方向,卻也只能隨著人生給你的轉彎機會去;

漂浮?我要去哪裡?


那時候,爸媽常唸我工作換來換去,沒有出息;但當時主持世界那麼大而可以〝漂〞在 以色列死海陳櫻文,就因為擁有這麼多的工作經驗、失敗經驗、成功經驗,在人與人的相處和溝通上,在與外國人互動的過程中,在世界那麼大與小朋友玩得盡興,當我打開節目收看當時自己主持的世界那麼大時,想起在廁所邊擦拭眼淚邊擦亮玻璃的服務生。


不要忘了還有夢,不要忘了還能飛,讓夢漂浮在想漂浮的地方,氧氣夠了,就浮出水面了。

我要留言